再也不是十几岁……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生辰如期而至。长一岁,老了一岁,时至今日已在这世间度过了二十个岁月年华,虽早已成人,但自觉仍未成熟。生辰到来,心中略有想法和感慨,记录给自己。

二十岁的到来让我想起了《挪威的森林》里的渡边君,他曾以为的“十八岁之后是十九岁,十九岁之后是十八岁,二十岁永远不会到来。” 村上春树是我喜欢的作家,他笔下的故事总感觉着是非常贴近我的内心世界。初读《挪》时,我十七岁,二十岁对于十七岁我来说比十八岁之后的十九岁还要遥远。时间是一直向前,不做停留,人生一世,草生一春,终要是面对成长,接受宿命。

最近又重温了《少有人走的路》,这本书对我来说是常读常新,每当我感到困惑和痛苦,想要逃避现实就会想到读一读这本书。其中有段我奉为圭臬的话:

人可以拒绝任何东西,但绝对不可以拒绝成熟。拒绝成熟,实际上就是在规避问题、逃避痛苦。规避问题和逃避痛苦的趋向,是人类心理疾病的根源,不及时处理,你就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,承受更大的痛苦。

—-摘抄自《少有人走的路》序言—-

这段话最令我感到醍醐灌顶的是,成长的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心智成熟,心智成熟了便能从容的面对那些复杂的问题,即便无法达到目的的解决那些问题,但是拥有愈加成熟的心智就能多多缓解现实中的痛苦。

世事无常,我们谁也料不定未来,只能随波逐流跟随这个世界改变。成长就是即使我的梦想还和小时候一样,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打算去实现它了,而是有了新的追求。我自认为那是腐朽的、自私的、不堪的追求,甚至都不算是什么人生追求。但是,曾经,我也有过一个清澈的梦。

过去的很多年里,一直安逸的生活在理想丰满的象牙塔下,涉世太浅让我对外界的环境感到惶恐。叔本华说:”快乐是虚幻的,痛苦才是真实的。“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,一时的麻痹安乐过后我越来越感到惶惶不安。 我恐惧,我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恐惧;我怕,我怕这世界只是我以为的样子。借用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中那句著名的话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处于这个快速发展的新时代,有期待也有无奈。我眼前的时代,看不清、摸不透、料不定,我想搭上时代的快车,但惧怕时代它抛弃我。

处在这个年纪,有时也是感到非常焦虑,压抑的;物欲横流,追名逐利的世界,愈加的急功近利,这可能也是现代人焦虑的共同源头。弗洛伊德说:焦虑源于欲求不满的压抑。焦虑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和途径,只会使人更加迷惘,欲望带给人焦虑。想要走出焦虑的困顿,就要应对自己的欲望,实现,抑或降低欲望。欲望作为生物的本能,时代的发展催生更多的欲望,就像长大后的个体是不再满足于孩童时期那般的拥有。欲望欲来,无可避免,但是可以控制欲望,把握欲望。

个人对于欲望的简单归类

大时代发展的浪潮下,每个普通人都显得的极其渺小。哪怕是:‘’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“也要肯定自己的价值。因为即使卑微如萤火,仍能拥有自己一星光明,即便不能照亮世界但也能照亮自己。世界可能会让自己失望,但生活还是要坚强。即使追寻不到诗和远方,但眼前也还有安稳的苟且生活,不必自暴自弃。

v2-ee2eba41de7402e866b3ead795053d2d_r

世间期待千万种,最期待的叫做未来可期。我们所期待的未来都是未来回不到的过去,日升日落,其实并没有什么来日方长。等待,等到的是遗憾、等到的是孤独、等到的是对过去的于事无补。有时候需要停下多余的思考,不去想那些彷徨和迷茫,那些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预知的未来。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请,就在此时此刻!

《黄金时代》中有我最喜欢的一段话:

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,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; 那些我将要见的人,都会成为我的朋友。 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。 我不能选择 怎么生,怎么死; 但我能决定 怎么爱,怎么活。 这是我要的自由

如何选择,如何做,是我的自由。现在和以后的日子,要加油!朝着好的方向加加油!

上一篇